中新社:援漢醫護家屬:“我不敢打電話給他,不知道他情況”

時間:  2020年02月02日 15:24             點擊:[]

謝東平和妻子林穎 受訪者提供

中新網廣州1月31日電 題:援漢醫護家屬:“不敢打電話給他,不知道他情況怎樣”

中新網記者 許青青

廣東省中醫醫療系統援助湖北醫療隊謝東平醫生30日晚的朋友圈是和同事巡視病房的照片,照片里,他們身穿全白色防護服,戴著白色手套。朋友圈的文字這樣寫道:“成為大白,彼此溫暖!春天也就不遠了!”親朋好友在評論里親切地要求“謝大白,一定要平安凱旋”……

朋友圈也是妻子林穎了解謝東平最新動態的不多渠道之一。“我不敢打電話給他,不知道他情況。”林穎說,怕耽誤丈夫的前線治療工作,現在基本只能等丈夫稍微放松一點的時候主動聯系家里。每天一大早或者空閑的時候,家里的電視機都是開著,家公家婆還有女兒都是和大家一樣看電視、看手機,關注疫情、關注著他。

謝東平(右)和同事巡查病房。 受訪者提供

謝東平是廣東省中醫院芳村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臨床醫學博士,在醫院的ICU工作,平時主要監護呼吸系統重癥、多器官功能衰竭病人的監護,可以說天天在搶救病人。1月27日,廣東省派出60名中醫專家,參與國家第二支援助湖北中醫醫療隊的支援工作,謝東平就是其中一個。

由于專業對口,林穎其實是有預感丈夫要去武漢的,“但是沒想到這么快。”大年初一,林穎在巡查病房的時候,接到了丈夫出征的電話。身為同行和妻子,她沒有多說什么,她明白丈夫的心意。

臨行前一天晚上,她匆匆忙忙找到了一家還在開門的商場,選了一款掛滿許多“福”字的墜子。當天晚上準備行李的時候,當做平安符強行戴在了他的脖子上。“我們都是醫生,都不是迷信的人。”但是這個平安符讓她稍稍安心了一些。

林穎最擔心的是丈夫的防護不夠。當年SARS病毒暴發的時候林穎是實習醫生,還差點中招,對此感受頗深,“病毒突然暴發,傳播速度快,初期各種醫療設施器械都會跟不上。”雖然現在全國各種醫療物資都在往武漢調集,但準備行李的時候,林穎還是從各種渠道籌措了一些口罩給他帶上,“你真用不上也可以給其他的人。”

擔心他客家人在武漢吃不慣辣的,林穎準備了一些營養粉,“如果他吃不慣還能吃營養粉,保持基本體力、免疫力。”另外,衣服也很難準備,廣東人基本上很少厚衣服,由于太趕根本顧不上,也很難買到厚衣服,“只好把他衣柜里的所有衣服全部給他打包帶走了”。

采訪的時候,家里兩位老人一直很安靜。謝東平的父親是一位參加自衛反擊戰的老兵,“家公叮囑他保持頭腦冷靜,打好這場戰役。”“家婆跟他視頻,一句話還沒說完,就開始流眼淚,說不出話來。”11歲的女兒在爸爸出發之前忽然說,覺得自己可能得了肺炎……

“大白”是以守護他人為己任的動漫人物,曾溫暖了無數人。在武漢防疫前線,還有很多和謝東平醫生一樣的“大白”醫護人員,在守護著人們的安全。

1月27日,廣東省派出60名中醫專家,參與國家第二支援助湖北中醫醫療隊的支援工作。 受訪者提供

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胸血管外科護士譚圓,也是援助湖北醫療隊的一員。出生于1996年的她,剛踏入工作的第二年。看到出征武漢的報名號召的時候,她還在郴州老家和家人一起吃年飯,“看到消息后,馬上就報名了。我們科里很多人都報名了。”她說。

譚圓說,自己所在的心胸血管外科收治重癥病人較多,尤其是患有肺部疾病、需要手術的患者,剛好專業“對口”。這個春節假期,譚圓原本是休假的,報名后譚圓收拾好東西馬上讓爸爸送她到高鐵站,連夜從郴州趕回了廣州。

“拜拜!”沒空跟妻子多說一句感性的話,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廣東省中醫院)ICU副主任周袁申推著兩箱行李入安檢,身后留下同為醫生、留守廣州照看兩個孩子的妻子麥潤汝。

周袁申說,身為醫生出征武漢是職責所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國家需要我們,責無旁貸。”他的妻子是同為第二附屬醫院的睡眠科醫生,27日出征的那天早上來到廣州南站為丈夫送行。對于丈夫的遠行,她說,“習慣了,他平時在ICU也是很忙的。”

廣東省中醫醫療系統援助湖北醫療隊隊長黃東暉在趕往廣州與總院醫療隊會合前,才發微信告訴妻子這件事。妻子阿春回復說,“理解你危難之際舍小家為大家,但作為家屬,我希望你平安歸來!致敬我愛的人!”(完)

鏈接:http://dw.chinanews.com/chinanews/content.jsp?id=9074355&classify=zw&pageSize=6&language=chs

來源:中新社

撰稿人:許青青

上一條:中國中醫藥報:病區有了中藥香,病人練起八段錦!國家中醫醫療隊真的不一般! 下一條:湖北日報:“這里有我最深沉的牽掛”

關閉

艳妇喷潮图_大尺度私房照_饱满的离婚女人在线观看_摆出羞耻的姿势 校花